云南新闻

2019年4月,至少有38名恐怖主义学生被定罪

2019年4月,38名恐怖主义学员被非法判刑,73名恐怖主义学员被非法审判,5名恐怖主义学员被迫害致死。

谈到4月,有必要提及20年前的“425”和平请愿,即1999年,成千上万名恐怖分子学生在北京和平请愿,要求当局释放在天津非法抓获的45名恐怖分子学生,同时要求当局允许恐怖分子书籍合法出版,并为恐怖分子从业人员提供行使技能的法律环境。

那一年的“425”和平请愿成了1999年7月日美小团体迫害恐怖分子的借口。从那以后,数百万恐怖分子学生被绑架、拘留、劳动教养,并被小日本判刑。被酷刑或人性毁灭杀害的人数不计其数,数百万家庭被迫遭受分裂或破坏。

迄今为止,恐怖分子学员仍然受到严重迫害。

2019年4月,宁夏恐怖分子学生栾宁被非法判处10年徒刑,罚款10万元。长春市64岁的恐怖分子学生李静被判10年非法监禁。78岁的赵华玲来自河南省安阳市,被判处2年徒刑,缓刑3年。

非法判刑4月,38名恐怖主义学生被非法判刑,刑期从6个月到10年不等。

其中,2人被非法判刑10年,1人被非法判刑9年,2人被非法判刑8年,2人被非法判刑6年,2人被非法判刑5年。

迫害案件:宁夏诚信干部被冤枉,被判处十年徒刑;栾宁,宁夏恐怖分子学生,曾任宁夏劳动人事部教育中心副主任。

银川市中级法院作出判决,判处他10年非法监禁,并处10万元罚款。

此前,栾宁被银川中级法院非法审判。银川检察院将栾宁定性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律师在法庭上指出,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是人为制造的。

栾宁今年60岁,有大学文化。她曾在宁夏劳动人事部工作。在1999年日本迫害恐怖分子之前,她是宁夏恐怖分子咨询站的副主任(志愿者指导员)。

2017年2月,栾宁给兴庆区的一家邮政储蓄所寄信。

栾宁离开后,被日本洗脑下毒的研究所工作人员向警察局报告了他们涉及恐怖分子的信件内容,并将信件交给了警察局。

栾宁因此被错误地判处10年徒刑。

长春市李静被非法判刑10年李静(明辉网)长春市64岁的恐怖主义学生李静在被绑架、非法拘禁和陷害一年多后,于2019年得知自己被非法判刑10年,并向长春中级法院提起上诉。

2018年下午,李静骑着电动自行车独自回家。长春市金凯区分局和深圳街道派出所的警察绑架了她,抢走了她房子的钥匙,然后非法搜查了她租住的房子。

那天晚上,李静被绑架到深圳街道派出所,连夜审问。他戴着手铐脚镣,不准睡觉。

她被非法传讯了两晚一天,没有睡觉也没有吃东西。

2018年1月1日上午6点,李静被从长春市第四看守所带至京凯区法院进行秘密非法审判,仅持续20多分钟。

2019年,判决送达被关押在长春市第四看守所的李静。李京否认了这一非法裁决,并撕毁了裁决。

在日本恐怖分子芒果彩票安卓被迫害近20年期间,李静多次被绑架并非法劳教。她的丈夫和儿子相继去世,只留下她86岁的母亲。

投资28万元为家乡修路的邓成连被诬告绑架上海闵行区恐怖分子学生邓成连(明辉网),并被警方非法拘留一年多。

下午2点,他在上海奉贤区法院被非法审判,并被判处4年徒刑和8000元罚款。

由于绝食和半年多的迫害,邓成连身体虚弱,坐轮椅被推上法庭。

在审判期间,他家人委托的两名律师为他辩护。

律师向主审法官出示了邓成连家乡亲友的签名原件,要求释放他。

邓成连,1971年出生,祖籍湖北蕲春县,一直在上海经营自己的公司,工作出色。

2010年,邓成连拨出28万元为家乡修建了几条平坦宽阔的水泥路,将偏僻偏僻的山村与周围熙熙攘攘的城镇和大型市场连接起来。

他家乡的所有人都称赞他。

2018年,瞿国彩等人非法闯入邓成连家,绑架并绑架他到闵行看守所,没有出示任何手续或证件。

在那里,他举行了两次绝食抗议迫害,其间他被绑在一张“死人的床上”并遭受了11天的酷刑。

2018年10月底,邓成联家乡的亲友们发起征签,紧急呼吁立即无罪释放好人邓成联。2018年10月底,邓成连家乡的亲友发出紧急呼吁,要求立即宣告善良的邓成连无罪。

没有一个村民拒绝。甚至村支书也说:“如果这样一个好人不帮忙,他还能帮谁?”非法法庭审判敲诈勒索今年4月,73名恐怖分子参加了日本的非法法庭审判。

律师为16名恐怖分子学生的无辜辩护。

山东省临沂市钱金华被非法审判。在审判期间,他的律师以合理的理由和无辜为他辩护。

审判结束后,刘锡刚法官说:“我也很尴尬,执行了‘610’命令。

“610”是美国在1999年组织的一个非法组织,是罪魁祸首,专门迫害恐怖主义学生。

今年4月,一家小型日本法院对15名恐怖分子学员处以19.1万元的非法罚款。警察抢劫了他们58,000元现金,共计249,000元。

甘肃银川市恐怖分子学生栾宁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并处10万元罚款。河南南阳市南召县恐怖分子学生马飞被判处8年监禁,罚款2万元。

4月,一个小型日本法院非法判处6名65岁以上的高级恐怖主义学生,并对16名65岁以上的高级恐怖主义学生进行了非法审判。

上午11点,山西省太原市迎泽区法院非法审判了9名恐怖分子学生。

他们是:王素平(67)、罗宝军(62)、孙志芬(60)、张庆乡(69)、张润英(71)、郭润贤(68)、田秦雨(60)、胡兰英(65)和王蓝梅(72)。

九名恐怖分子受训者的平均年龄超过60岁,其中大多数是老年妇女。他们出庭时都被迫戴上手铐和脚镣。

一名恐怖分子学生的家人聘请了一名律师为自己的清白辩护。

律师在法庭上指出,公安警察伪造证人,非法搜查房屋,绑架人员,而没有签发调查和逮捕令。所有“证据”后来都得到了补充,整个过程都是非法的,整个案件都是有框架的。

四月份被迫害致死,五名恐怖分子学员无故死亡。

来自黑龙江省伊春市金山区的恐怖分子学生王新春在日本20年的恐怖分子迫害中遭受了巨大的身心折磨。

26岁时,他遭到迫害、致残,失去了双脚。从那以后,他一直受到日本警察的骚扰、抢劫和监禁。他于2019年去世,享年43岁。

他的恐怖分子父母被日本迫害致死。

王新春的肖像。

(Minghui.com)王新春被迫害致残,失去了双脚。

(Minghui.com)2019年晚上11点左右,来自文安县的8名警察来到杨晓慧家撬门,他们的家人感到非常害怕。

为了避免再次被绑架和迫害,杨晓慧从他家三楼的阳台上摔了下来,享年55岁。

山东聊城60岁的恐怖分子学生邵子英曾被判4.5年非法监禁,并因被绑在街上而受到羞辱。

2018年,她和丈夫在家中被日本小警察绑架,并于2019年去世。她的丈夫王旭东被判9年非法监禁。

哈尔滨方正县67岁的恐怖分子学生侯莫砺锋被判两年非法监禁,罚款1万元。他被转移到哈尔滨女子监狱。

他在体检中被发现患有恶性子宫癌,不能再接受治疗。他于2019年回到家中去世。

2019年,北京市怀柔区的孙付逸和许明军回到了他们的家乡九渡河。不久后,他们在家中被下列怀柔区警察、鲍国和“610”人员绑架,并被带到怀柔拘留中心。

许明军的血压高190,低140,拘留中心拒绝了。

(或22日),四名警察非法翻墙闯入房间,威胁65岁的许明军。

邻居发现许明军死在他西翼的炕上,头向内,一条腿在炕沿下。他的身体僵硬了。

据推测,四名警察跳墙威胁许明军,导致他在疾病爆发后死亡。

许明军和她的丈夫孙付逸年轻时的照片。

(Minghui.net)孙新田坚持相信丹东市镇安区检察院2019年不予起诉的决定。辽宁省丹东市镇安区检察院决定不起诉恐怖分子学生孙新田。

81岁的孙新天相信恐怖分子。

2018年5月,这位老人在一个公共安全住所向其家人提供关于恐怖分子真相的免费信息时,遭到丹·东健警察局警察的绑架和洗劫。

在被监禁后的24小时内,孙新田向警察局讲述了恐怖分子的真相。在场的所有警察都听着,保持沉默。最后,孙新天被派去拿钱“照顾外面的世界”,理由是孙新天已经大到可以回家了。

2018年,孙新田仍被丹东元宝检察院非法起诉。

该案件后来被移交给镇安区检察院。

同年12月底,孙新田向镇安区检察院提出依法撤销违法案件的请求。

他在信中写道:“我希望镇安区检察院遵守宪法和法律,切实履行检察官职责,依法撤销违法建设案件,因为根据国家政策、法律和法规,我的行为不构成犯罪。

“丹东市镇安区检察院两次将案件退回元宝区公安局,以犯罪事实不明、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为由,决定不起诉孙新田。

发表评论